<var id="plr5x"><video id="plr5x"></video></var>
<cite id="plr5x"></cite>
<var id="plr5x"></var><cite id="plr5x"><span id="plr5x"></span></cite>
<cite id="plr5x"></cite>
<var id="plr5x"><strike id="plr5x"><thead id="plr5x"></thead></strike></var>
<cite id="plr5x"><span id="plr5x"></span></cite>
<var id="plr5x"><video id="plr5x"></video></var><cite id="plr5x"></cite>
<ins id="plr5x"><span id="plr5x"></span></ins>
<ins id="plr5x"><span id="plr5x"><var id="plr5x"></var></span></ins>
<ins id="plr5x"><span id="plr5x"></span></ins>
<var id="plr5x"></var>
<ins id="plr5x"><span id="plr5x"><var id="plr5x"></var></span></ins>
<var id="plr5x"></var>
<var id="plr5x"></var>
歡迎訪問海豚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散文 > 散文隨筆 > 文章正文

卷起的浪花不是海

時間: 2018-04-02 | 作者:簡.約 | 來源: 海豚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城市里人與人的故事,大多很煽情。

  塞外赤峰這個城市很大,大到了有許多時候很鬧心。有句話說:赤峰太大,大到從三道街開車走一小時,再一看還在三道街。這幾年赤峰城市發展的快,以至于就有人說:北京太偏僻了?離赤峰這么遠。遠是遠了點,只是,哪怕說了北京是赤峰的郊區,也永遠改變不了那官方的語言:赤峰是北京的后花園。

  既然是后花園了,那就該有個后花園的樣子。一如那古代的豪紳,深宅大院的后面一定要有假山和亭臺。這樣才能顯現出了高貴和氣派一樣。

  只是這個后花園有點大,大到不僅收納了美景,也挖掘出了生命中的霧霾。

  周日初夏的早上,與朋友爬山,起得早,走得急,東方欲曉便登上紅山最高峰。紅山依然赤紅,山巔依然險峻,朝露的浸染,腳下石頭有了潮濕的味道,小心翼翼站穩腳跟,聽風在耳邊走過,便有了美好念頭在思想中升起:人生許多的時候,我們不是看不到想要看到的風景,那是我們還沒有登上更高的山峰。紅山腳下的人影,影影綽綽在移動,連接的行跡,如蟻。遠眺,樓房隱映在晨霧之中,老城區的霧濃,猶如帶雨的云。高大的樓宇,隱匿在霧里,說著環保的功績。那妖嬈的新城,看不到崛起的美麗,只有厚厚的霧,在糾纏著發展的足跡。

  霧霾如海。

  如海的霧霾,翻卷著美麗的浪花,于無聲處回蕩著一個草原不該唱響的歌謠。天蒼蒼,野茫茫的景致,被這霧海描繪成了一個叫“皇帝的新衣”的童話。

  三道街真的很遠,很長。從紅廟子工業園區,到西街大轉盤路,大約10公里多。街道的兩旁,有了興旺起來的商鋪和更多的小區。小區里的故事,傳唱的很遠,感動著那些被感動的人,驚奇著那些荒唐的事。

  老媼很蒼老,腰佝僂著,走路的蒼老步態很有年紀。每天早上,老太都會推著一個衣著整潔、歪頭的老男人在街邊或者小區走,這時候,是輪椅上男子最開心的時刻。男人是老媼的兒子。有時候,老媼會買了雪糕和冰淇淋,耐心的喂給兒子:小寶乖……的說著,人們便會在說著那老人的苦和男子的福氣,自發的開始了關懷和救助。

  每個小區都有美女,三道街附近的小區美女眾多。有美女的地方,就會有艷麗的故事,一些傳奇的新聞也就不時爆出,刷新著居民的神經。這個女人很美,美得嬌艷,回頭的比率很容易在街道上制造出很多行車事故。女人的男人是海員,漂泊的日子,與浪花為伴,海浪留住了男人的理想和生活,每月回來的時間合起來就幾天。以至于小區里的居民都不知道這個女人已經結婚。 一天海員回來,帶了女人喜歡的生日禮物。到港的海員沒有事先通知妻子,幻想著制造出一個驚喜??蛇M屋的瞬間,海員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一幕,得到了一個不該他知道的“驚喜”。女人很委屈,眉眼烏青的對街坊說:他常年不在家…… 我多難???

  三道街的故事里,也有喜悅和奮斗,一個常年愛好寫作的女子,得了全國的獎項。在祝賀的酒會上,她不嬌艷的面龐卻高雅依然,沒有張揚的講述著自己的經歷,于是,就激動了來賓,開始思考起那些靜美著自己理想的往事。

  百姓依然有著自己生活,每一天的吃、喝、拉、撒、睡,把那個生活的內容充實的有了更深刻含義,人類的未來,就在這一個個故事里,美好起來。有男人從三道街搬走了,帶著父母和妻子。辛勤的勞作有了回報,新城區的高價房屋,被他搬著一捆叫做“錢”的紙張,拿回了屬于自己70年的居住權。

  新城的居住環境的美好,沒有留在得住老年人的心,男人的父母,隔三差五的往回跑,要看看這些住熟呆久了街坊們。“真沒意思,誰都不認識,也沒人嘮家常”老人說著,和老街坊聊著往事。

  有位作家說過:在城市建設中,不要說這里、那里就是城市文化中心。當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在購買住房組成的小區里,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來往和“不和陌生人說話”的習慣,又怎么能夠承傳那些古老的習俗和街道文化?當人們沒有了溝通和交流,許許多多的傳統,就會在造城運動中,被沙化的思想演變成文盲,成為不毛之地。一個小區都沒有文化的承傳和發揚,哪里還能談到文化中心?
文章標題: 卷起的浪花不是海
文章地址: http://www.wuhugame.com/article-28-4518-0.html
文章標簽:卷起  浪花  故事  往事  蒼老

[卷起的浪花不是海] 相關文章推薦:

Top
克孜勒苏| 诸暨| 岳阳| 锡林郭勒| 盘锦| 滁州| 雅安| 乌兰察布| 镇江| 阿坝| 百色| 随州| 佛山| 延边| 乐平| 仁怀| 澳门澳门| 台山| 本溪| 汕头| 朔州| 济南| 林芝| 内江| 公主岭| 张家界| 雅安| 渭南| 余姚| 台山| 宜昌| 三明| 海南海口| 保山| 咸宁| 徐州| 台北| 潜江| 东莞| 渭南| 江门| 宿州| 涿州| 漳州| 长兴| 深圳| 青海西宁| 江西南昌| 建湖| 无锡| 大理| 武安| 商丘| 临沂| 山南| 林芝| 黄冈| 山西太原| 临汾| 阿勒泰| 齐齐哈尔| 天门| 汝州| 商丘| 海南| 克拉玛依| 台湾台湾| 毕节| 娄底| 大庆| 石嘴山| 本溪| 吐鲁番| 攀枝花| 茂名| 甘南| 包头| 曲靖| 单县| 承德| 齐齐哈尔| 许昌| 洛阳| 本溪| 仙桃| 如东| 象山| 偃师| 简阳| 宁波| 苍南| 顺德| 赵县| 松原| 陕西西安| 赵县| 沭阳| 汕尾| 榆林| 龙岩| 泰安| 澳门澳门| 兴化| 黄山| 郴州| 濮阳| 温州| 阜阳| 石狮| 曹县| 慈溪| 大丰| 雅安| 甘南| 广汉| 枣阳| 鄂州| 巴彦淖尔市| 兴化| 博尔塔拉| 汉川| 东营| 晋城| 平凉| 南充| 顺德| 湖北武汉| 和县| 阿里| 大同| 开封| 芜湖| 驻马店| 佛山| 海拉尔| 青州| 章丘| 肇庆| 濮阳| 绥化| 襄阳| 济宁| 锡林郭勒| 泰安| 商洛| 和县| 萍乡| 丹阳| 朝阳| 湖南长沙| 吉安| 长治| 四平| 雄安新区| 吉林长春| 咸宁| 金坛| 新余| 抚州| 茂名| 沛县| 桐乡| 昌吉| 高雄| 江苏苏州| 青州| 阿坝| 十堰| 宁夏银川| 临汾| 赵县| 榆林| 长兴| 辽源| 东阳| 海北| 白山| 蓬莱| 固原| 衡水| 南平| 宜都| 顺德| 资阳| 咸阳| 鹤壁| 眉山| 广汉| 忻州| 乐山| 厦门| 任丘| 汉中| 阿里| 永康| 黑龙江哈尔滨| 喀什| 招远| 秦皇岛| 鸡西| 荆门| 张家界| 酒泉| 盐城| 章丘| 益阳| 日土| 晋中| 石河子| 武威| 阳春| 海南| 黔西南| 武威| 永州| 莱芜| 西藏拉萨| 石嘴山| 东海| 遵义| 包头| 绍兴| 长葛| 仁寿| 儋州| 西双版纳| 昭通| 辽阳| 长垣| 抚州| 曹县| 义乌| 钦州| 吴忠| 天水| 西藏拉萨| 张家界| 丽水| 桂林| 邳州| 包头| 保定| 广元| 台南| 中卫| 乌兰察布| 杞县| 石狮| 七台河| 清徐| 吴忠| 湛江| 日照| 兴安盟| 芜湖| 丽江| 乌海| 眉山| 哈密| 雅安| 钦州| 蓬莱| 金华| 庆阳| 诸城| 海拉尔| 林芝| 灵宝| 三门峡| 松原| 唐山| 西双版纳| 伊犁| 临沂| 宁波| 天门| 浙江杭州| 燕郊| 河池| 长兴| 宁夏银川| 云浮| 保亭| 鸡西| 乌海| 海宁| 白银| 清徐| 邳州| 江苏苏州| 阿拉尔| 阳春| 涿州| 曹县| 黄冈| 陇南| 大庆| 荣成| 大丰| 如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