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r5x"><video id="plr5x"></video></var>
<cite id="plr5x"></cite>
<var id="plr5x"></var><cite id="plr5x"><span id="plr5x"></span></cite>
<cite id="plr5x"></cite>
<var id="plr5x"><strike id="plr5x"><thead id="plr5x"></thead></strike></var>
<cite id="plr5x"><span id="plr5x"></span></cite>
<var id="plr5x"><video id="plr5x"></video></var><cite id="plr5x"></cite>
<ins id="plr5x"><span id="plr5x"></span></ins>
<ins id="plr5x"><span id="plr5x"><var id="plr5x"></var></span></ins>
<ins id="plr5x"><span id="plr5x"></span></ins>
<var id="plr5x"></var>
<ins id="plr5x"><span id="plr5x"><var id="plr5x"></var></span></ins>
<var id="plr5x"></var>
<var id="plr5x"></var>
歡迎訪問海豚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婁燁與李志,電影與歌

時間: 2019-04-15 | 作者:檢票小哥 | 來源: 海豚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寫在前面

  這篇文是我兩年前在一家影展做志愿者的時候寫的推文,當時因為婁燁來當了主席,所以找了這個角度寫了這篇小文,沒記錯的話,當時是用來做電臺稿子的,是要念出口的碎碎念,寫的很隨意,很幼稚。

  但我今天想把它再發出來,寫的如何倒也次要了。

  畢竟發出來已經成了最重要的事。

  正文

  當我在搜索引擎里鍵入婁燁”、“李志”這兩個名字的時候。

  置頂的結果是婁燁的一條微博,兩年前,他以歌迷的身份去看了李志的演唱會。

  后面的兩條搜索條目,是李志以影迷的身份給婁燁寫歌的軼事。

  一首叫《日》,一首叫《看見》。

  這無疑讓我欣喜,華語范疇內我最喜歡的歌手和導演,原來一直再用一種輕描淡寫的方式彼此互文。

  兩個人都是不太愛接受采訪的人,也沒有一個提起過彼此的合作,好像就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

  但喜歡他們的人都知道,他們遲早是要認識的。

  兩個人太像了。

  聽李志的歌或者婁燁的電影,你會產生一種類似的觀感。

  都像是在吹一個情緒的氣球,慢慢的慢慢的,等到一個沖突點爆發,在等,等一根針,去戳爆這個情緒氣球。

  而他們又都喜歡拿性和暴力當那根針。

  這根針可能并不是電影音樂里最著力的那個點,卻總能傳達出某種看不見的無力感。

  《杭州》

  “醒來才發現沒有退路”

  “掏出你左手的手槍”

  “右手的菜刀”

  “中間的兇器,壯烈的向我開炮”

  他們還都愛用自己的藝術方式去紀錄城市。

  婁燁的廣州,南京,北京,蘇州,上海,李志的南京,定西,鄭州,杭州,義烏。

  里面又同樣的被塞進了各色癡男怨女,同性異性,飽含激情地渴求著最熱烈的愛意。

  他們還都愛所有自然而真實的東西。

  婁燁愛用瑣碎的生活細節去把故事填充得飽滿而細膩。

  同樣的,李志對于意象的生活化,也有著近乎偏執的追求,李志喜歡隨意拖拽意象放到歌里,尤其愛雨。

  《春末的南方城市》里開頭那段長達20秒的下雨環境音。

  還有《下雨》里的那幾句:

  “下起了雨,你感到冷嗎,看到窗前迷人的黑色嗎?

  憂傷的人,憂傷都寫在臉上,憂傷只是為了說謊”

  聽這歌的時候我眼前的畫面永遠是春風沉醉的夜晚里,王平自殺后,那個滴滴答答的陰冷下午,獨處的姜晨。

  晃動的鏡頭,模糊的視野,越來越大的雨聲,婁燁以這一切來最大程度地鉤織灰暗壓抑越來越暗淡。

  你可以說他們是一種悲觀病態,也可以說是一種憂郁詩愁,但你不得不承認,這些看似平淡的意象,幾乎就是給看客聽者的心上開了一槍。

  就像《春末的南方城市里》那句被李志重復20遍的歌詞:

  "這讓人心慌”

  甚至在這種心慌過去很久之后,你可能都會在每次瓢潑的大雨里覺察到那份后勁。

  他們作品里的人物情緒,更是存在一種默契。

  每天有無數的人行走在這座城市里,路燈下的,小餐館里的,公交車上的、喧鬧的酒吧里談情說愛的戀人……這些都是他們作品里必然出現的人物。

  他們說笑談情,亦真亦假地展示喜怒哀樂,這是誰都能看到的生活的正面。

  婁燁李志區別于我們的地方恰恰是他們能看到生活的反面,善于捕捉人物情緒,關注人的內心世界。他們作品里的這些男男女女,呈現出的是靈與肉的矛盾,我們更多看到他們情感的角落,就是所謂的生活的反面。

  在《蘇州河》童話里走不出來的馬達。

  在《春風沉醉的夜晚》意亂情迷的王平。

  《推拿》里的都紅。

  還有他的那一句“對面過來一個人,碰上了叫做愛情;“對面過來一輛車,碰上了叫做車禍??上к嚨湑r常發生,而人與人卻總是錯過”。

  皆有如鋼刀,直插心臟。

  李志當然也一樣,熱河路理發店里的老板和他的妹妹。

  山陰路八樓房間里的男人。

  定西市里忘不了愛人卻故作灑脫的癡情者。

  太多太多了。

  有時候甚至都覺得用“導演”、“歌手”來歸類他們實在有些狹隘。

  應該是兩個孜孜不倦地想說出真話,想撕開粉飾的快樂,想表達出最誠懇的自己,想描繪最真實世界的人。

  恰好是個導演,恰好是個歌手。

  音樂/忽然-李志

  配圖/來自網絡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

  “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文章標題: 婁燁與李志,電影與歌
文章地址: http://www.wuhugame.com/article-95-183294-0.html
文章標簽:電影  婁燁  李志
Top
三亚| 淮安| 吉林| 嘉兴| 南通| 如皋| 济南| 新乡| 乌兰察布| 涿州| 红河| 河南郑州| 绥化| 包头| 信阳| 顺德| 湘潭| 燕郊| 巴中| 诸城| 宜宾| 朝阳| 遵义| 湖南长沙| 巴中| 四平| 新余| 石狮| 萍乡| 恩施| 天门| 克孜勒苏| 菏泽| 江苏苏州| 屯昌| 阿勒泰| 吕梁| 枣庄| 阳春| 茂名| 常州| 温州| 石狮| 宜春| 泉州| 洛阳| 江西南昌| 台北| 白山| 万宁| 德州| 库尔勒| 德清| 日喀则| 义乌| 昌吉| 象山| 雅安| 昆山| 珠海| 库尔勒| 永州| 广汉| 娄底| 禹州| 禹州| 江西南昌| 咸阳| 惠州| 黔东南| 大连| 恩施| 扬中| 铜川| 仁怀| 松原| 海南海口| 雄安新区| 任丘| 黑河| 蚌埠| 甘肃兰州| 玉溪| 温岭| 蚌埠| 晋中| 海拉尔| 枣庄| 定州| 汕头| 伊犁| 丹阳| 焦作| 五家渠| 鸡西| 黔南| 漯河| 台北| 潮州| 宜都| 三河| 瑞安| 陕西西安| 泰安| 江门| 灌南| 泰州| 荆州| 陇南| 眉山| 崇左| 台北| 鹤壁| 克拉玛依| 单县| 大理| 商丘| 河池| 陵水| 通辽| 宜都| 琼中| 平顶山| 白城| 昌吉| 大兴安岭| 梧州| 南京| 阿拉尔| 莱州| 肇庆| 宁夏银川| 玉环| 铁岭| 乐平| 鄢陵| 嘉善| 通辽| 湖北武汉| 榆林| 南京| 眉山| 台南| 南充| 定西| 扬州| 桓台| 德阳| 兴化| 临沧| 聊城| 资阳| 厦门| 池州| 东阳| 塔城| 吉林| 临汾| 巴中| 保山| 安康| 汉中| 禹州| 遵义| 莆田| 宜昌| 丽江| 瓦房店| 宁波| 仁怀| 德清| 中山| 双鸭山| 肇庆| 廊坊| 灌南| 灵宝| 怒江| 上饶| 吉林长春| 河南郑州| 章丘| 枣庄| 海丰| 盐城| 濮阳| 潮州| 神农架| 泗阳| 南京| 淮北| 黄山| 鹤壁| 烟台| 桐城| 泗阳| 乐清| 温州| 博罗| 普洱| 大兴安岭| 东台| 青海西宁| 宿迁| 佳木斯| 金坛| 海东| 牡丹江| 海门| 遵义| 禹州| 湖南长沙| 常德| 雅安| 临汾| 靖江| 潍坊| 德宏| 玉环| 云南昆明| 淮北| 马鞍山| 玉树| 儋州| 诸城| 周口| 定州| 忻州| 双鸭山| 四川成都| 保山| 河南郑州| 浙江杭州| 临猗| 辽源| 资阳| 三沙| 新泰| 台北| 吐鲁番| 天门| 抚顺| 甘孜| 南充| 鹤岗| 山南| 杞县| 邳州| 三明| 曹县| 汉中| 阿勒泰| 琼中| 河池| 平潭| 喀什| 黄石| 吐鲁番| 嘉善| 云南昆明| 昭通| 黔南| 肥城| 北海| 辽宁沈阳| 台中| 邢台| 佛山| 安吉| 扬州| 醴陵| 新乡| 天水| 庄河| 晋城| 内蒙古呼和浩特| 攀枝花| 庄河| 沭阳| 公主岭| 邢台| 邹平| 库尔勒| 如皋| 阜新| 哈密| 延安| 五家渠| 赣州| 信阳| 雅安| 库尔勒| 临沂| 张北| 温州| 江门| 平潭| 晋城| 白银| 曹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