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r5x"><video id="plr5x"></video></var>
<cite id="plr5x"></cite>
<var id="plr5x"></var><cite id="plr5x"><span id="plr5x"></span></cite>
<cite id="plr5x"></cite>
<var id="plr5x"><strike id="plr5x"><thead id="plr5x"></thead></strike></var>
<cite id="plr5x"><span id="plr5x"></span></cite>
<var id="plr5x"><video id="plr5x"></video></var><cite id="plr5x"></cite>
<ins id="plr5x"><span id="plr5x"></span></ins>
<ins id="plr5x"><span id="plr5x"><var id="plr5x"></var></span></ins>
<ins id="plr5x"><span id="plr5x"></span></ins>
<var id="plr5x"></var>
<ins id="plr5x"><span id="plr5x"><var id="plr5x"></var></span></ins>
<var id="plr5x"></var>
<var id="plr5x"></var>
歡迎訪問海豚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amp;#39;&amp;#39; 被人寵 可真好啊 &amp;#39;&amp;#39;

時間: 2019-04-16 | 作者:掌柜的小北 | 來源: 海豚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

  有酒有故事  零點零一見

  ??▼

  20190414 | No.521

  今晚守夜人:周日

  販賣故事人:張芩

  故事坐標地:北京

  故事撰稿人:大慧

  這是小酒館的第五百二十一個故事

  晚上張芩下班回到家,余杰正在廚房里忙碌。張芩放下包洗過手就鉆進廚房里準備幫忙。

  “來,我給你洗菜?!闭f著就動手拿起菜要洗。

  “不用你動,我來弄?!庇嘟軐P牡嘏掷锏聂~,頭也不抬地開口道。

  “那我來拌涼菜吧?!?/p>

  “你出去等著就好,這里不用你管?!?/p>

  被余杰再次打發后,張芩撒嬌式地開口:“我想幫忙嘛?!?/p>

  “你去外面看會兒電視,玩會兒手機,一會兒就好?!?/p>

  Chapter 1.

  張芩只好悻悻然地從廚房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觀看最熱門的綜藝。電視里一對明星正在屏幕里不遺余力地撒狗糧,肉麻的稱呼,隨時掛在對方身上的粘膩狀態。

  張芩忍不住想要逗一逗余杰,走到廚房門口朝著余杰說道:“寶貝,人家想吃肉肉?!?/p>

  得到的卻是一個白眼和一句:“看你的電視去吧?!?/p>

  “直男,一點都不浪漫?!睆堒艘贿呎f著一邊坐到沙發上繼續看起電視。

  不多時,飯菜的香味飄來,余杰端著做好的菜擺到飯桌上,良好的賣相看著就讓人食欲大開,張芩忍不住拿手抓了一口送進嘴里,口齒留香。

  張芩不吝夸贊,對余杰的廚藝大加贊揚。一邊享受著美食,張芩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間笑了起來。余杰一頭霧水地投過去目光,笑罷,張芩問“你還記得你第一次給我做飯的場景嗎?”

  余杰略顯囧意,嘿嘿地笑著打著哈哈。

  Chapter 2.

  張芩是永遠都不會忘記余杰第一次給她煮飯的場景,好好的白米飯被煮成了白米粥,炒的菜放的鹽太多,味道非常重??粗矍暗某善酚嘟芤荒樓妇蔚卣f不能吃了,硬要倒掉再去給張芩叫外賣。

  可是,張芩卻堅持吃了下去,在她的心里心意遠比飯菜本身重要。

  余杰對她的心意張芩是完完全全可以感受到的,在一起一年多以來,余杰從沒有讓她動手做過一頓飯,每次她想要幫忙,都會被趕出來,只要等飯菜上桌大快朵頤就好。

  一年多的時間,余杰的廚藝越來越長進,而張芩的體重則直線上升。從原來的80斤一直到現在的92斤,她直呼要減肥,卻總被余杰破壞。

  他總是會解鎖各式各樣的美食,學著網上的做飯教程,還專門買了菜譜,一有空閑時間就變著花樣給張芩做好吃的。都說好的愛情就是會讓人變胖,一個人身上的肉肉一定程度上可以窺見幸福的模樣。

  而幸福其實真的很簡單,就是被人寵著,被人慣著,被人愛著,有人問你粥可溫,有人與你共黃昏,有人會因為你落淚而心疼,有人用行動實實在在地解答著所有愛情的真諦。

  有時候張芩常常會覺得緣分這件事真的很不可思議,如果沒有那次小小的意外,或許他們兩個人根本不會有故事。

  Chapter 3.

  他們兩個人的故事始于一次小小的交通事故。

  那天,張芩騎著單車趕在上班的路上,因為擔心遲到,所以騎得快了些。在快到單位的時候,卻被一輛摩托車糾纏住了單車的把手,往前拖著走了一米多,接著連人帶車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膝蓋火辣辣地疼,眼淚奪眶而出。

  肇事者停下車來把張芩從地上抱起來攙扶到了路邊,一直在耳邊問:“你沒事吧?傷著哪兒了?”張芩捂著膝蓋邊說邊一個勁地哭。

  這個肇事者就是余杰,余杰二話沒說抱起張芩就趕到附近最近的醫院。檢查結果顯示并無大礙,只要回家歇幾天就好。

  原本只是一場萍水相逢,相安無事之后便再無交集,可是另張芩沒有想到的是她這個“受害者”沒有多加追究,反倒是肇事者主動要了電話,加了微信。

  大概再沒有如余杰一樣實在的人,別人都是能躲就躲,他是自己沒事找事。張芩多次說過自己沒大礙了,沒必要放在心上,可是余杰卻總是隔三差五地發來微信,打來電話詢問她的傷情,還買了水果前來探望。

  從撞到一起的那一刻起余杰就一直出現在她的生命里揮之不去,若說剛開始是肇事之后的關心,那么,在張芩傷好之后還是一如既往地表達關心,制造各種見面的理由,想必,動機就不再單純。

  余杰總是適時地出現,張芩在朋友圈里發了想看最新上映的電影,他就說自己公司剛好送了兩張電影票,張芩偶然間和他說起過哪家的甜品好吃,他就主動送上門卡來,說是朋友是那里的會員,有折扣。那些看似所有的恰如其分,其實無非是他的刻意而為。張芩不是不知道。

  在一次加班之后的夜晚,張芩從單位出來,遠遠地就看到余杰等在那里。想起在幾個小時之前她發朋友圈抱怨又是一個加班夜,張芩瞬間明白了。她走過去調侃道“又是順道路過?”。說完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Chapter 4.

  沒有什么浪漫的表白儀式,也沒有誰真正意義上挑明這層關系,那晚以后,兩個人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

  余杰原本不是一個浪漫的人,卻是在生活的點點滴滴里實實在在地對她好。知道她不善打理行李,每次出門都是余杰幫她把行李打點好,會提前查好她出差城市的天氣,把必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也會幫她提前把酒店訂好。

  每次張芩加班,不論多晚,他都會準時來接,以至于和張芩部門的同事都混熟了。不喜歡逛街,卻會在陪她逛街的時候給予意見。記得她的姨媽期,原本兩個人約定好余杰做飯張芩洗碗,但是在她姨媽快來的那段時間就會主動清洗完畢。

  是在哪一刻決定這輩子就是他了呢?是有一個晚上和張芩的閨蜜一起吃飯,吃過飯后閨蜜和老公去停車場開車。走到路口處遠遠地看見余杰站在人行道上朝著路對面張望,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原來是張芩騎車穿過車流量大的一個路口。

  直到看不見張芩的背影,余杰才離開。閨蜜一臉羨慕地和張芩說著,張芩臉上笑意盈盈,即使在她看不見的地方,余杰也是在盡心護她安全。

  余杰是一個很少說甜言蜜語的人,而張芩也早已過了耳聽愛情的年紀,比起那些天真爛漫的情話她想要的無非只是那些看得見的陪伴和在乎。

  都說男生的愛是減分制的,余杰不是,在一起一個月,三個月,半年,直到現在一年多了都還是一如既往地寵著她,這些寵愛,要比任何的浪漫都好得多。

  張芩曾問過余杰為什么對她那么好,他說我不會說什么浪漫的話,也不知道怎么去愛一個人,就只能對你好了。對一個人掏心掏肺地好難道不就是愛一個人的最好方式嗎?

  和余杰在一起之后,張芩第一次想到了一輩子,一輩子很長,但是她知道余杰的愛不會變,她想要被寵,被寵一輩子,相愛一輩子。

  配圖 | 《耀眼》

  商

  微博 | @小北和她的小酒館

  昨日的酒 | '' 最好的我們:不是過去 是未來 ''   

  本期歌單 | 楊乃文-戀人的絮語

 ?。ò鏅鄽w一個人的小小酒館所有 | 盜用必究)

文章標題: &amp;#39;&amp;#39; 被人寵 可真好啊 &amp;#39;&amp;#39;
文章地址: http://www.wuhugame.com/article-95-183345-0.html
文章標簽:被人  好啊  可真
熱門原創美文
熱門文章標簽
Top
资阳| 滁州| 鄂州| 定西| 余姚| 张家口| 济南| 乐平| 张掖| 三亚| 江西南昌| 阿拉尔| 馆陶| 文山| 云南昆明| 南京| 喀什| 白山| 靖江| 灌云| 晋中| 乌海| 大丰| 定西| 基隆| 通辽| 林芝| 玉林| 灌云| 阿勒泰| 莆田| 大同| 庆阳| 山西太原| 江苏苏州| 云浮| 山东青岛| 淄博| 正定| 红河| 开封| 余姚| 任丘| 宝鸡| 上饶| 阜阳| 昆山| 泰州| 楚雄| 周口| 衡阳| 保定| 果洛| 达州| 天水| 淄博| 白山| 鹤岗| 保定| 唐山| 海北| 广西南宁| 安岳| 玉溪| 宿迁| 通辽| 沧州| 泸州| 广汉| 鄂尔多斯| 大庆| 连云港| 图木舒克| 伊犁| 扬州| 保定| 白山| 吐鲁番| 汝州| 黄南| 怀化| 包头| 昌吉| 寿光| 咸阳| 海北| 铜川| 张家口| 湛江| 包头| 琼海| 衡水| 泗洪| 抚州| 延边| 图木舒克| 永康| 塔城| 鹰潭| 高雄| 大同| 河北石家庄| 福建福州| 库尔勒| 常德| 雄安新区| 酒泉| 惠东| 凉山| 保亭| 莆田| 乐山| 庆阳| 淮北| 大丰| 怒江| 克拉玛依| 衡阳| 香港香港| 宝应县| 荆门| 汝州| 锡林郭勒| 三河| 肇庆| 临海| 乌海| 海东| 渭南| 百色| 乌海| 陕西西安| 呼伦贝尔| 启东| 韶关| 巴中| 澄迈| 潜江| 铜仁| 濮阳| 通化| 锡林郭勒| 那曲| 阿坝| 甘孜| 定安| 滁州| 鞍山| 黔东南| 柳州| 大同| 库尔勒| 黔南| 泗阳| 果洛| 桓台| 阿里| 曲靖| 兴安盟| 临沧| 平凉| 神农架| 湖南长沙| 内江| 黔南| 乐平| 莆田| 乌兰察布| 宜春| 吉林长春| 巴中| 平凉| 松原| 泗阳| 万宁| 昭通| 宿迁| 安庆| 日喀则| 石狮| 伊春| 五指山| 大庆| 阳江| 德清| 黄石| 海南| 正定| 牡丹江| 伊犁| 开封| 阿里| 西双版纳| 三明| 衡水| 雅安| 燕郊| 来宾| 大庆| 乐清| 云浮| 海宁| 广安| 琼中| 广汉| 吴忠| 青海西宁| 泰州| 巴彦淖尔市| 赵县| 海北| 台湾台湾| 灌南| 五家渠| 平顶山| 博尔塔拉| 永康| 云南昆明| 泗洪| 邳州| 潜江| 西双版纳| 琼海| 灌南| 佛山| 怒江| 包头| 东方| 大庆| 鞍山| 丽江| 晋江| 长葛| 济南| 齐齐哈尔| 长葛| 沛县| 玉溪| 长兴| 荆门| 贵州贵阳| 东莞| 克孜勒苏| 石嘴山| 乐清| 呼伦贝尔| 沧州| 广西南宁| 庄河| 中卫| 阳泉| 抚顺| 金昌| 河北石家庄| 和县| 呼伦贝尔| 澳门澳门| 潮州| 聊城| 西藏拉萨| 顺德| 阿拉尔| 周口| 山东青岛| 临沧| 衡水| 乐平| 南京| 鄂尔多斯| 万宁| 四平| 盐城| 北海| 云浮| 开封| 扬州| 牡丹江| 扬州| 晋中| 张掖| 泰州| 和县| 咸宁| 松原| 扬中| 石狮| 仁怀| 五家渠| 焦作| 钦州| 天长| 鄂尔多斯| 眉山| 广州| 廊坊| 台北| 曹县| 淮南| 黄冈| 乐平|